http://www.xwenming.com

寻找失落的“黄金国”

印加帝国宝藏之谜 “黄金国”的传说

秘鲁位于南美洲西北部为古印加文化的发祥地秘鲁在印第安语中是玉米之仓的意思其多样性的自然环境亚马逊河丛林安第斯高原印加遗迹使秘鲁成为世界上最具观光价值的国家之一
寻找失落的“黄金国”

  在土著印第安人创造的文化中印加文化显赫而辉煌那时的秘鲁就是强大的印加帝国的中心500年前殖民者侵入美洲后秘鲁又成为南美殖民地的中心处于南美土著文化与西方殖民文化两大中心的秘鲁保存着不同风格的大量的历史遗产
  
  1492年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将人类探险活动推向一个新的历史进程从此其他欧洲人随之而来欧洲文明的巨浪卷到了美洲大陆欧洲人给南美洲带来了棉布蚊帐圆玻璃球和小钢铃同时也带来了雪亮的宝剑滚烫的枪弹和黑色的绞架更主要的是殖民者们从美洲带回的黄金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冒险家他们或想探险或想寻找新领土但最多的是怀揣着黄金梦而来
  
  1531年1月目不识丁的西班牙冒险家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率领一支由一百八十人组成的部队从巴拿马向南美洲出发直奔南美的印加帝国这些西班牙人虽然数量不多但十分凶悍并且配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火枪和大炮还有六十二名骑兵
  
  印加帝国是当时印第安人在南美建立的最强大的国家其领域大致在今日的秘鲁及玻利维亚西部和智利北部一带全盛时期人口达1200万
  
  但此时的印加帝国一直处于内乱之中国势已大为减弱原来老皇帝瓦纳·卡佩去世前把国家分给两位不同母亲的王子瓦纳·卡佩的长子瓦斯卡在京城库斯科即位另一个儿子阿塔雅尔帕却仍在北面的基多城掌握着帝国的军权并自行称帝兄弟俩开始了长达五年的相互厮杀

西班牙冒险家与“黄金国”

自从人类社会把黄金当作货币以来,就不断有人在做黄金梦。人们曾经向往过传说中的所罗门王的宝藏和示巴女王的珍宝,自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以后,许多人又把寻找黄金国的目光转向了美洲。1531年1月,西班牙冒险家弗朗西斯科·皮萨罗率领着一支由同180人组成的部队,从巴拿马出发,来到了美洲的秘鲁,这些西斑牙人虽然数量不多,但十分凶悍,并且配备了当时先进的火枪和大炮,不有62名骑兵。

当时统治印加帝国的皇帝阿塔雅尔帕对外来侵略者毫无了解,也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措施。在这种情况下,皮萨罗以突然袭击的手段,俘获了阿塔雅尔帕,并向他勒索黄金,贪生怕死的阿塔雅尔帕为了保全性命,竟对皮萨罗说,如果释放他,他愿用黄金堆满囚禁自己的房间,直至他举手所及的高度。但皮萨罗把这些黄金掠到手后,仍把这个印加皇帝绞死了,随后,1533年11月,皮萨罗带兵进入印加帝国首都库斯科,把那里的黄金和财宝洗动一空。

皮萨罗在印加帝国掠夺黄金的消息,进一步激起了西班牙冒险家们的贪欲人。更多的西班牙冒险家们漂洋过海,不惜生命危险,如痴如狂的奔赴南美丛林,想要从这里拉掠夺更多的黄金。他们得到的黄金越多,就越是想这么多黄金从何而来,也就越是相信只要穿过更多的高山大盘,密林丛莽,必定还会获得更多的黄金。

1535年,曾经远征过印加帝国的西班牙人塞瓦斯蒂安·德·贝拉卡萨曾遇到一个印第安人,那个印第安人对他说,在远方胡有一个部落的国王,用金粉洒遍全身后,在一个圣湖里洗浴。被贝拉卡萨称这个传说中的国王为“多拉都”,即“黄金人”后来,这个名字又被讹传成“爱多都”,成了传说中的黄金国的名字。

1536年,一个名叫贡萨洛.希门内斯.德.奎萨达的西班牙人,率领一支.900人的探险队从哥伦比亚北岸向南美内陆进发,去寻找黄金国。他们在印第安人齐布查族的索加莫索村内,看到一座太阳神庙,庙里存放的齐布查族的酋长木乃伊,身上覆盖着黄金饰物。齐布查人对奎萨达说,这些黄金是用食盐向另一个印第安国度交换来的。他们还说,那里有个名叫瓜地维塔的湖,在湖上每年举行一次神奇的仪式,就是黄金人庆祝大典。庆典时,那里的国王全身洒满金粉,戴上黄金饰品,乘坐木筏,从湖岸出发。周围的族人燃起野火,奏起乐器,国王便跃入湖中,把身上的金粉一洗而净,祭师和贵族们也同时向湖中投入贵重的金饰,献给太阳神。

这本是多年来流传在印第安人中的一个传说,西班牙冒险家们却听得垂涎三尺。奎萨达立即带们人向该湖进发。后来他们在海拔近3000米处的一个火山口附近找到了一个湖,附近有几间小房子,却根本就没有黄金国的踪影。

这时贝拉卡萨率领的另一支寻找队和德国人尼可拉斯·费德曼率领的一支寻宝队,为了寻找黄金国,也来到了南美大陆。他们在崇山峻岭中搜寻了几年,全部一无所获,人员却伤亡过半,不得不失望。

此后三百多年里,先后有几百支探险队,怀着疯狂的黄金梦来到南美丛林,但进去的多,出来的少。在寻找黄金的路上,不知留下了多少冒险家、士兵和印第安人的冤魂。但那个神秘的“黄金国”却还是无法找到。

十九世纪初,德国学者波德率领的一支探险队,在哥伦比亚的昆迪玛伽高原找到了真正的瓜地维塔湖。波德是个科学家,对于湖底的黄金并无兴趣。但他找到瓜地维塔湖的消息,激起了新的寻找黄金的热潮。1912年,英国一家公司花费15万美无购置了当时最先进的设备,来到哥伦比亚,企图抽干瓜地维塔湖的湖水,以找到传说中的“黄金国”人投到湖底的黄金。经过多日抽吸,露出了部分湖底,但找到的黄金很少,还不够支付少半探险队的费用。

此后,黄金国的传说对人们的诱惑力逐渐消失了。但在1969年,两名哥伦比亚农场工人在波哥大附近的一个洞穴中发现了一件纯金制成的古代遗物:一个木筏上站着九个人像,其中周围八个戴金饰,似乎是贵族和侍卫,中间一个高大的人像装饰异常豪华,无疑是国王本人。这似乎可以说是那个黄金国庆典中木筏的模型,它使人感到,那个黄金国的传说也许并非虚构。但是,它又在哪儿呢?
 

寻找“黄金国” 

  根据古代传说, 在南美的地下, 有一条长达千里的 “黄金隧道”,沿着这条隧道遗址走下去,尽头就是“黄金国”。黄金国中埋藏着成堆的黄金,国王和贵族的衣帽上都装饰着耀眼的黄金,宏大的建筑物用巨大的金块堆砌而成,富丽堂皇,奢华之极。甚至连国王的马鞍、拴马柱、狗项圈等,都是用黄金制作而成。

黄金国究竟在哪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它在逶迤的安第斯山脉,四周群山连绵,层峦叠嶂,全国臣民把太阳当做最早神灵而顶礼膜拜,每当旭日初升,晨曦普照,或在夕阳西下,红霞染映,“黄金国”显得分外妖娆;也有人说,“黄金国”是在海拔二千七百米、由死火山口形成的“哥亚达比达”湖畔,每年定期举行祭祀“黄金神”的仪式,国王与贵族把许多黄金饰物作为供奉神灵的礼品而投入湖中,宗教的狂热使他们如痴似醉,有时抬着羊、驼投入湖敬献给神灵;有人说,“黄金国”在一个名字叫巴里马的“黄金湖”畔;有的却认为, “黄金国” 隐藏在奥里诺斯河与亚马逊河之间的某一地区??与“黄金隧道”、“黄金国”相关的传说还有许许多多,在民间广泛流传,越传越神奇,但谁也无法准确地说出它的具体地 点和真实情况。

  从公元15世纪以来,由于西欧各国商品货币经济的发展和资本主义关系的萌芽, 金属货币成为普遍的支付手段,这就引起欧洲的商人和封建主对于黄金的强烈渴求。关于南美洲有“黄金隧道”和“黄金国”的传说在欧洲广泛传播后,西欧社会上自国王、僧侣、大贵族,下至中小贵族,尤其是商人和海盗,都渴望到南美洲寻找“黄金隧道” 与“黄金国”, 于是掀起了一股“黄金热” 的狂潮。恩格斯在《论封建制度的瓦解和民族国家的产生》中指出:“黄金一词是驱使西班牙人横渡大西洋到美洲去的咒语;黄金是白人刚踏上一个新发现的海岸时所要的第一件东西。”

  公元1536年,西班牙总督授命凯萨率领一支由九百多人组成的探险队,在南美洲的西北部进行考察达三年多之久,他们曾经深入到科迪勒拉山脉和马格达雷那河一带的深山密林中探索黄金,结果只剩下凯萨一人返回,没有发现“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的一丝一毫踪迹。凯萨不死心,二十七年后,他又重新组织一支两千八百多人的庞大探险队,从海拔二千六百四十五米的波哥大出发,在荒山野岭度过了三年多,最后仍然一无所获。

  公元1539 年,西班牙探险家率领一支庞大的探险队在南美洲北端进行考察,他们曾经深入到梅里达山脉和马拉开波湖区周围的沼泽地,他们宣称他们所到达的“马卡多亚”就是传说中的“黄金国”。可是,事实的真相是,“马卡多亚” 只是一个古老部族的聚居地, 根本不是“黄金国”。

  公元1541年,一支由三百一十个西班牙人和四千个印第安人组成的探险队,深入原始森林地区。从此以后,许多支探险队在从安第斯高地至委内瑞拉和巴林的广大森林地区大规模地开展寻找“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的活动,结果都毫无所获,失败而归。

  公元1595年,英格兰探险家罗利率领一支探险队,以东南部圭亚那高原作为探索“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的中心地带,他们深入到奥里诺科河谷和热带草原,考察过埃塞奎博河、德梅拉拉河、伯比斯河和着名的鲁普努尼草原。探险结束后,他在他所撰写的《圭亚那帝国的发现》一书中宣称,他曾经发现过一个名叫“马洛亚”的“黄金国”,他这样描述“黄金国”的情景:“圭亚那帝国比秘鲁更靠近海,而在正东的赤道上出产黄金比秘鲁的任何地点都要丰富,具有与秘鲁最繁荣时相同数目或更多的大城市。那个帝国根据同秘鲁同样的法律来统治,皇帝和臣下一起 信仰同一种宗教。定名为‘马洛亚’的‘黄金国’,亦即是圭亚那国的首都,我确信那个帝都的雄伟、富裕,皇宫的壮丽为世界之冠。都城建在与加勒比海相等长度的咸水湖畔??皇帝的用具包括桌、厨具等全是金银制品,就是最下等的物件也为了获得强度和耐久性而用银铜制作。在皇帝的寝宫内,有巨大的黄金人像,以及模拟地球上生长的一切飞禽走兽、游鱼潜鲸、花草树木等同样大小的黄金模型。此外,还有黄金制的绳子、笔箱子以及用类似树木的黄金棒架起来做成的篝火。”但是后人大都认为这些描述纯属凭空捏造, 没有史实根据, 不可相信。因此, 罗利在《圭亚那帝国的发现》一书中所描写的“黄金国”,也根本 不是古代传说中的“黄金国”。

但在当时,欧洲一些人却对罗利《圭亚那帝国的发现》一书中所描写的“黄金国”———马洛亚帝都,深信不疑。公元1599 年,绘制的“黄金圭亚那的新地图”上,竟然画着巴里马“黄金湖”,在湖畔标明了“马洛亚帝都”。后来,甚至把马里马湖标在赤道上,西面是“黄金国”及其帝都马洛亚,而把圭亚那却画在北面。再后来,把巴里马湖错写成“黄金的海”。从当时绘制地图上所表现出来的前后矛盾、混乱和荒唐的情况,可见当时人们根本弄不清“黄金隧道”与“黄金国”究竟在哪里。

  直至现代,还有很多人依然在兴趣勃勃地寻找“黄金隧道”与“黄金国”。在西班牙政府的大力支持和资助下,西班牙探险家曾率领大批民工,由色布卢贝特负责指挥,凿通了巴里马湖,排出了约五米多深的水,在湖底污泥中找到了一些有卵石大的绿宝石和黄金制成的精美工艺品。公元1912 年,戈德拿泰兹公司花费了十五万美元的巨额经费,雇用大批民工,运用新式排水机器,把位于海拔二千七百米高原的“哥亚达比达湖”汲干了,从湖底污泥里捞出了一些黄金以及用黄金制成的工艺品和贵族的酬神金俑。公元1969年,有两个农场工人无意中在一个小山洞里发现了几件纯金的制品:金木筏一件,金人像一件,金王座一件。这些偶然发现,更加激起了人们探寻黄金国的浓厚兴趣。他们认为,这些偶然的发现为进一步寻找黄金隧道和黄金国之谜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近来,考古学家在南美发现了许多重要的文化遗迹和文物,或许,这对黄金国之谜的解开会有一定的帮助。

 

西班牙“黄金国”之谜

到了16世纪,西班牙人的一个奇怪传说触发了人类历史上最残酷、最可耻的一幕。在安第斯山脉高高的山顶上,有位王子每天在身上涂满洒了黄金的树脂。接着,为了平息此地神灵的怨气,他纵身跳进一湾圣水中。那里遍地都是闪亮的黄金,人人都可以随意采取。这个故事引发了一个经久不衰的传说:“黄金国”。 
1530年,一名55岁、目不识丁的冒险家弗朗西斯克·皮萨罗打着西班牙的旗号,驾船从巴拿马向外海进发。他的目标就是找到“黄金国”。在哥伦布首次登陆伊斯帕尼奥拉岛(即海地岛)之后的半个世纪中,西班牙的探险者已经搜遍了整个新世界,但黄金的矿源始终扑朔迷离。所有迹象都指向南方的一片陆地,印第安人称之为“毕露”,西班牙人将其读作“秘鲁”。 

寻找失落的“黄金国”
君主宝座上坐着印加帝国的皇帝阿塔瓦尔帕 

在离开巴拿马之前,弗朗西斯克·皮萨罗警告他的手下:“这是一条通往艰辛、饥饿、贫乏,浸透着暴风雨、痛苦甚至死亡的旅途,同时也是铺满了荣誉和财富的大道。”在远远超出他们想像的黄金的诱惑之下,180个人签下了生死状。
两个星期后,他们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岸滩登陆,开始向未知的地域进发。虽然与外部世界隔绝了几千年,但是拥有L200万臣民的印加帝国仍然在繁衍生息。3000英里的广阔疆界囊括了今大的厄瓜多尔、玻利维亚、智利和秘鲁。 
他们在一片雾气蒙蒙的丛林中走了.几个星期。这些西班牙人正值青壮年期,都是欧洲战场上强悍的老兵。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去找黄金!你可以心怀怜悯,但一定要勇于冒险!”对于将要发生的事情他们毫无准备。1532年11月,皮萨罗和他的手下来到山地,开始了去往卡哈马卡城的长途跋涉。这是印加帝国位于安第斯山脉的一个要塞。在他们的理解中,印加帝国是由黄金堆砌而成的。被称做“太阳的汗水”的黄金在印加帝国不是钱币,而只是统治者和祭司用于装饰和宗教仪式的器物。 
印加人从未见过西班牙人,对于即将来临的危险他们浑然不知。这座城市的附近驻扎着一支人数众多的印加军队。11月16日这天,印加军队及上千名仆役、舞女和乐师涌进了卡哈马卡。君主宝座上坐着印加帝国的皇帝阿塔瓦尔帕。印加人对他敬若神明,他被视为太阳的直系子孙,帝国所有的黄金归他一人所有。 
这将是古代印加世界的最后一次盛大庆典。当夜幕缓缓降临,一个阴谋也已经策划完成。皮萨罗一行人将在卡哈马卡广场与阿塔瓦尔帕碰面。根据西班牙法律,在发出警告前是不能袭击一名异教徒的。一位身穿黑袍、胸前挂着木制十字架的修道士趋步向前,要求阿塔瓦尔帕投降并成为一名基督徒。“我是来教你上帝的语言的。”他这样说道。狂怒到发颤的印加皇帝断然拒绝。 

寻找失落的“黄金国”
阿塔瓦尔帕答应皮萨岁在这间屋子里堆满黄金 

西班牙人发起了冲锋。滑膛枪向着呆滞的印加人开火。马匹向人群猛冲过去,骑在马上的西班牙人射出一r一排排子弹。他们的利剑一次可以刺穿两个人。每一个西班牙人都携带着做工极其精良的托莱多钢制匕首和长剑,一剑就可将人从锁骨砍至腰部。 
阿塔瓦尔帕成了阶F囚。群龙无首的印加人乱成一团。试图逃跑者被西班牙人的长矛挑到空中,胡乱扔在一边。阿塔瓦尔帕眼睁睁看着4000名印加之子弟血洒疆场。不到两个小时,弗朗西斯克·皮萨罗和他的180名士兵就征服了印加帝国。 
接踵而来的是一场肆无忌惮的掠夺。村庄里的黄金和寺庙里最宝贵的财物都被洗劫一空。阿塔瓦尔帕被囚禁在卡哈马卡的一个房间里。西班牙人对黄金的极度渴望使他感到困惑,但他希望可以借此改变不利局面。他答应皮萨罗在这间屋子里堆满黄金,直到他所能触及的极限高度,以此换取自由。 
在随后的7个月里,西班牙人从未见过的精美器物被源源不断地送到厂这个房间:真人大小的雕像、从首都库斯科庙宇中拆下的墙壁以及数不清的珠宝、装饰品和宗教物品。皮萨罗看得睦目结乱一个西班牙人这样描述他所看到的印加一L艺品:“这像是一个梦,似乎不是人间所能完成的。” 
皮萨罗并不想履行诺言。这一切是对人类公正的一种嘲笑。阿塔瓦尔帕作为一名印加人成为被告,’“他所代表的源远流长的古代文明被说成是野蛮的异教。1533年8月,印加帝国的皇帝被处以极刑。对秘鲁的征战宣告结束。
皮萨罗聚敛了1.3万磅黄金,按今天的市值计算,超过了7000万美元,其中的五分之一被运回西班牙,其余则被留作战利品。这无疑是历史L最大的一次敲诈。这些野蛮的侵略者不仅在印加四处洗劫,还把劫获的各种黄金宝物统统扔进火炉,熔化成金锭。流传了2000年的艺术精品和工艺瑰宝顷刻间化作了尘烟。时至今日,凭借仅存下来的几件秘鲁金品,我们还能依稀想起当年那个骄傲地统治过安第斯山麓的庞大帝国。 
西班牙人在这块大陆上横行了一个多世纪。而在5000英里以外的北方,一个新生帝国正在“黄金国”的传说中崛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