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wenming.com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

三星堆遗址的总分布面积到底多少?小编告诉你,三星堆遗址的总分布面积达12平方公里,而目前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三星堆还有更多的“奇迹”等着被发现。

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

  时隔35年,三星堆发掘再次震惊世人,三千多年前的“中国制造”持续登上热搜。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已出土众多重要文物,比如一个精美的金面具,虽然只有半张,但推测整个面具重达500g。博物馆藏品要变多了,历史书可能也要变厚了!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2021年3月20日,三星堆遗址新出土的金面具(左)。至今没出土文字资料,都让三星堆文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三星堆来自埃及、阿富汗、玛雅……等等说法层出不穷,更夸张的还有人说来自外星球。以至于关注三星堆博物馆的官方账号,会最先收到自动回复的官方辟谣信息。

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

  三星堆博物馆官方账号曾经的自动回复。三星堆遗址南距成都38公里,北距德阳26公里,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文化遗址。三星堆古遗址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出土了众多珍贵文物,被称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

  三星堆遗址2021年发掘现场,3号坑。摄影/红星新闻 王明平,图/视觉中国三星堆的发现更加印证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长江流域地区存在过不亚于黄河流域地区的古文明,三星堆文物的许多特点也很中国。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三星堆,有多“奇葩”?

  从1934年首次考古发掘以来,三星堆遗址进行了数十次发掘。1986年发现1、2号“祭祀坑”, 出土了青铜神像、青铜人像、青铜神树、金面罩、金杖、大玉璋、象牙等珍贵文物千余件。

  黄金面具,三星堆博物馆藏。摄影/葛鸿儒本次又发现了6个新的“祭祀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鸟型金饰片、金箔、眼部有彩绘铜头像、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到目前为止,这些新的发现延续了之前三星堆文化的风格,共同呈现了一个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青铜文明。

  在这些文物中,青铜面具和人像,尤其是突兀的大眼睛,最是让人惊叹。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四川历代典型文化遗址、遗产分布图。

  三星堆博物馆青铜器馆展示大厅。学术界30多年来就此进行了大量研究,三星堆目前出土的文物多是用于宗教、祭祀活动。1号坑表现祖先崇拜,以青铜人像等器物为代表;2号坑表现的是太阳崇拜,以太阳形器为代表,这两个“祭祀坑”表明三星堆文化时期的社会是王权和神权并存,并在后来的金沙遗址中得以延续。

王权和神权并存

  形似“方向盘”的太阳轮三星堆人以太阳图腾作为信仰对象,太阳轮型器、立人像的太阳形冠帽、金杖上的太阳纹、玉璋上的太阳纹、太阳神鸟等,都是三星堆人对太阳崇拜的器物体现。而这种太阳崇拜,在中国其他地区的文明中也很多见。

  太阳神鸟饰,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藏。摄影/动脉影长江中游的大溪文化,长江下游的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黄河中游的仰韶文化,黄河下游的大汶口文化等,都有发现相似的太阳崇拜,除了直接画出太阳纹样外,它们也会借助于鸟来表达太阳崇拜的主题。但三星堆中常见的眼形器和神树,并不见于上述其他文化中。大眼睛的确是三星堆最为特殊的一种表现形式。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蜀王本纪》说古蜀地“是时人萌,椎髻左衽,其目纵”。《华阳国志·蜀志》记载“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纵目作为特征都被提及。那是不是有这种可能,当时这里的人眼睛长的也比较突出呢?
百姓对先祖的图腾?

 

  三星堆“纵目”青铜面具。初见以为是个奥特曼。有学者认为,古人眼睛突出可能是因为患有甲亢,这在缺碘的山区是一种常见病。面具的这种造型不过是一种艺术的抽象化,或者是百姓对先祖的图腾化想象。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戴金面罩青铜人头像,三星堆遗址博物馆藏。摄影/动脉影 “眼睛崇拜”还有一种和烛龙有关的说法。《山海经·海外北经》对烛龙的描述是“有神人面蛇身而赤,直目正乘。”烛龙的眼睛就是纵目。更重要的是,甲骨文中的蜀字,与烛龙蛇身人面的形象大同小异。眼睛代表着光明,对烛龙的崇拜慢慢演化为对眼睛的崇拜,这也是一种可能性。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蜀”字演变。

  当然这些说法还有待进一步的考古发现去揭示。

三星堆,其实”很中国“!

  其实,三星堆当然不是凭空出现的,从中国其他地区的考古发现中就能找到一些端倪。

  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图/视觉中国就目前研究来看,中原地区的二里头文化已经出现了比较专业的青铜铸造作坊与青铜器生产中心,并出现了青铜礼器。

  随后的二里冈文化时期和殷墟时期,从中原各地出土的青铜器来看,青铜文明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强大的文明自然会向四面八方辐射,那会不会影响到四川呢?

  三星堆文化初始阶段,可见以陶盉、觚形杯为代表的来自中原二里头文化的因素,有学者就认为二里头文化是“经由鄂西长江沿岸传入四川的”。

  陶盉,三星堆博物馆藏。三星堆文化二期开始出现尖底盏、尖底罐等尖底陶器,很可能就是受到同期在汉水上游地区文化影响下出现的。同时,这时期三星堆出现的青铜尊、盘等少数器物从形制到花纹都有相似的商文化器物,玉石器中的戈、璋、斧等也是商文化中常见的器形。

  玉璋,三星堆博物馆藏。中国在三星堆文化中,尊和罍作为祭祀器物而存在。三星堆文化青铜器中的尊和罍与长江中下游的同类青铜器具有相同风格,三星堆的龙虎尊甚至与安徽阜南出土的龙虎尊很相似,很难说蜀地和长江中下游其他文明没有联系。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龙虎尊,三星堆博物馆藏。

  在石家河文化中发现了不少和三星堆人头像风格较为接近者,只不过石家河是玉雕人头像,而三星堆是青铜人头像。尽管两者材料不同,但如此接近的人像造型,不能否认两者间有很大的连接关系,这有待考古工作的进一步发现。

  目前在四川,基本确认了桂圆桥文化、宝墩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东周时期的巴蜀文化的先后时间顺序,它们都是四川漫长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大眼睛”器物,还有多少?

  如果仅仅以造型奇特,就感觉三星堆是“外星文明”,那在中国大地上的“外星文明”可不止三星堆一处。

  1989年在江西新干大洋洲发掘了一座商代大墓,墓内随葬青铜器数量达480余件,是江南地区商代青铜器的一次重大发现。其中有件高60厘米的青铜人面,顶有双角,双目圆睁,尖耳阔鼻,露出獠牙,此器可能与当时的祭祀崇拜有关。

三星堆还有多少“奇迹”发现?发掘面积仅占总面积的千分之二

  双面神人青铜头像,商代,江西省博物馆藏。(我像潘神,请看我空洞的眼神)摄影/一白河南安阳殷墟出土过一件神人侧面白石雕件,属于商代晚期,臣字大眼,勾鼻,利齿,具有长江流域石家河文化风格。

  河南安阳殷墟出土神人侧面白石雕件,台北“中研院史语所”藏。图/台北“中研院史语所” 杭州良渚遗址出土了很多玉器,其中也不乏造型奇特者,尤其是雕刻的神人兽面像,也瞪着大大的眼睛。

  良渚三叉形玉器,浙江省博物馆藏。图/视觉中国从新石器时代到夏商时期,众多文明散布在中国的四面八方,犹如天上群星般璀璨,就像苏秉琦先生说的那样“告别一烛独照,看见满天星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